一块砖头

我什么都不会,只会爱你。
想溺死在你温柔的眼神里。

茶蛋9+3/鹿包
郑在玹/NCT

期许自己成为引玉的那块砖

Good Thing

  关系有点小混乱,总之是玹->容<-悠,但是容喜欢的是泰一。一个找情敌互舔伤口的小短篇。

  我只是想写他们打砲(耿直)悠玹这么好吃大家不来一发吗?

  估計下一章就會開車了,壯哉我大萱受(北極)有95賴,有玹容,還有出現一句話的囧疼。

 

1.


  那是和以往没有两样的六月午后,炎热的天气惹人上火,除非打开空调才能让那股凉气从毛细孔沁入身体及大脑里。

  郑在玹觉得他实在需要一杯冷饮,装满冰块,会冻伤脑子的那种。就算在运动后马上喝下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是,嘿,美好的点子总是有些愚蠢的嘛。

  他踏着小碎步跑向树阴下乘凉,这种只要踏出室内就会被烤干的气温实在折腾人,就连在体育课前特地装的整壺冰水也早化成瓶身上的水珠,水温则是一点冰凉的感觉都没有了。

  
还是要补充水分的,他没有抱怨太多,转开瓶口仰头饮下。


  闭起因为阳光而发酸的双眼,此时球场上的声音遥远的像另一个世界传过来的一样。


  『哇,在玹,你也上体育课啊?』


 耳旁传来熟悉的嗓音,他睁开眼,一阵风正好拂来,湿透的前额顿时清凉许多。而眼前好看的人发丝也随风而起,大概是心理作用,周围的空气似乎也跟著清新起来。


  「好巧,没想到泰容学长也是。」他努力克制过份上扬的嘴角,导致嘴角有点抽蓄。


    他说谎,他是清楚李泰容的课表的。


  『老天,这种天气上体育课真的很不舒服耶!』李泰容勾起衣领口搧了搧,汗水和衣服黏在一起实在不舒服,特別是他这么爱干净的人,最受不了这种湿热的感觉。脸上是委屈巴巴的在跟同为夏日受害者的学弟正经地抱怨。

  郑在玹眼神无意识的飘到他好看的手指和若隐若现的胸前。他仅仅停留了一秒钟就甩头振作自己的精神,天啊郑在玹,你他妈冷静点。


  他不知道他现在这么燥热是因为天气亦或是李泰容,但不管是哪个,都让他崩溃的想离开现场。正当他好不容易想好了借口要跑回球场上时,有人叫了李泰容的名字,而声音的主人直接从背后搂上明显受惊的李泰容。


  『泰容啊~我好热啊!你借我抱抱,你体温比我低。』

  『呀!说什么鬼话啊,臭死了走开啦!』

  『偏不~你怎么这么无情呢,明明以前都跟我黏在一起的!』

  『你记忆是哪里出差错了,撞到吗!』


  光只是声音就能给周遭带来阳光,和李泰容有说有笑的,郑在玹羨慕地看向那个身影。

  真好,能跟泰容学长也这么自然的相处就好了,只有自己畏畏缩缩的好搞笑,明明就可以先从朋友开始的。


  『哇,这位不是赫赫有名的郑在玹学弟吗?原来你们认识啊!』中本悠太瞪大眼看向快把眼睛贴到他们身上的小学弟身上,像是发现了什么嘴笑的更开了。


  「嗯,我跟泰容学长在舞蹈社发表会时认识的。」郑在玹再次努力撑起他平常最常用的笑容,即便他现在只想走上前把这个口香糖学长从李泰容身上分开。


  『这~~样啊~』他依然巴在可怜的李泰容身上,即便李泰容甩著身体要他放开自己却换来对方更紧的搂抱。

 『那,很高兴认识你,我先带我们家前锋大人回场上啦~』


  「嗯,学长慢走。」


  在那个人推推挤挤下,李泰容留下一个抱歉的眼神给郑在玹,一句道別都没说就又被推回场上。那个有点烦人的学长在离去前也给郑在玹留了个扬扬得意的眼神,似炫耀又似挑衅,嘲讽的笑活脱脱是只狡猾的猫。


   那张嘴无声的说:太明显了。

  

  郑在玹垮下嘴角,看向球场上两人并肩,特別刺眼的身影。



  该死。



2.



  他相信他们之间哪天一定会从朋友昇华的。


  从转学过来的那天老师指派李泰容负责照顾自己后,他们就是形影不离的好友。偶尔会加上学生会的徐英浩,三个人只要有分组活动,校外参访,甚至中午的午餐时间都是像女孩子一样叽叽喳喳的。

  他有想过徐英浩说不定也喜欢李泰容,三人里年纪最大的正是他,李泰容总在有意无意间向对方撒娇。吃醋对象是好朋友实在是很蠢的一件事,本来打算想跟他摊牌,一直到他看到徐英浩跟舞蹈班的泰国小王子说话时眼中的星星,他才放下心来。

  

  现在在他们班门口外探头探脑的那个学弟,才是最大的问题。


  他不悅的站起身子,试着用看起来最不耐烦的走姿走向门口。


  「他不在。」连问都没问,他撇了一眼郑在玹手上的电影票就知道对方想干嘛。

  『好,那我下节课再来。』眼前的学弟有礼的接下了对方直球,即便那是逐客令。

  「下节课也不在。」还要再看到这张脸他就不爽,竟然还敢说要再来?「下下节课也不在,只要是见你,都不在。」

  『......』看起来是有点被吓到了,郑在玹有些憋屈的抿起嘴,正準备要说些什么时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直勾勾地看向中本悠太的正后方。

   『哇,是在玹耶,早。』李泰容懒洋洋的向对方打招呼,乱糟糟的头发和还睁不太开的眼睛一看就知道刚睡醒。

  『原来泰容学长在啊?刚刚中本学长还跟我说你不在呢。』笑盈盈地打招呼,甚至在暗中给正对他干瞪眼的中本悠太补一刀。


  「喔,悠太他常常这样啦。因为我一下课就,睡着了」说到这里他打了个哈欠,「所以他都会帮我挡人。」

  『这样啊,中本学长人真好呢。』

  「我只对泰容好。」中本悠太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后立刻垮回面无表情。

 

   『所以你是来找我的吗?有什么事吗?』他趴上山男人特別宽的肩膀,歪著头询问。

  李泰容连刚睡醒的都很好看。尚未完全睁开的双眼看上去比平常还要性感,稍微肿胀的双唇也红的让人垂涎欲滴,偏白的肤色也有些红润,特別好看。

  郑在玹有点看呆了,他大概永远不会习惯李泰容的美貌吧,好像一直看着也不会腻。就这样呆滞了好一会儿才冒失的递出手中的电影票券。

  「我多了一张电影票券,想问问泰容学长不知道对周日上映的那出电影有没有兴趣?」

  中本悠太差点就翻了个白眼,这是什么老套的约会借口,又是从哪来得来这个点子的,该不会是问他奶奶的吧?

  『啊......礼拜日啊......』李泰容停顿了一会儿,看起来有些错愕,露出抱歉的神情。『抱歉了在玹,我礼拜日有约了,有家庭聚餐。』

  『天啊这样你会不会没人陪你去看...恩...』他左顾右盼了一会儿,他依稀记得徐英浩也认识郑在玹,让他陪他去看好像也不错。

  『没关系啊,这电影票期限到明年,我们之后再找时间约。』

  『喔!也是可以啊!暑假好像有一部续集电影要上映,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第一集,悠太有你记得吗...就是上次第一集我们一起去看有机器人的那部......』

  「事实上,」中本悠太快速从郑在玹手中夺走那张电影票,转头向他心上人笑嘻嘻的说着,「我最近有很想看的电影,正愁著没人陪我去看。这张先给我好了,我们之后再跟在玹一起去看你想看的那部?」

  

对于这个发展郑在玹是万万没有预料到的。他知道中本悠太的占有慾强,但没想到会强到横刀夺爱,哗,respect。


  『喔!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个科幻电影吗!漫画改编的!』李泰容眼睛闪闪发亮的说着,『可是我也想看啦!好奸诈喔!一起看嘛!』

  「我先帮你测雷啊!不好看你就別浪费钱了是不。反正我是不管好不好看都想看的,所以我没有损失。」

  『我都不知道你跟在玹这么熟耶,你们一起看电影...可以吗?』

   『不可...嗷呜。』 「有什么好不可以的。」忍不住想拒绝却被眼明手快的悠太踩了脚,惹的他闷哼了一声。

   『好吧......那你们先帮我看好了。』都怪中本悠太太瞭解李泰容,他知道李泰容非常不喜欢花冤枉钱进到电影院看一部他不喜欢的电影。甚至有一次他们一起去看了悠太非常想看的动画剧场版,换来的是在电影院呼呼大睡的李泰容。

  上课钟声刚好在讨论结束之际打响,匆匆的道別后李泰容给了中本悠太郑在玹的电话号码,方便他们先联络好彼此。


  

  郑在玹一直到放学才打开手机,迎面而来就是中本悠太一封令人火大的简讯,把他弄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哈,才不会让你得逞呢,笨~蛋~(◉3◉) 」


星期日下午会到你家门口卖樱桃的那个小伙子染了新髮色。你笑话他,这个紫色倒比较像推销葡萄的。
『要买就买,不买废话还这麽多。』你看他明显翻了白眼,从手肘上勾着的篮子翻找着商品。

「不过这个髮色很适合你,很好看啦。」

他停顿了一下动作后,支支吾吾的碎唸了你几句少贫嘴,掏钱实际。被帽子遮住的脸看不出有什麽情绪的波动。

但红透的双耳倒是和手中递给你的那罐樱桃十分相似。

____

看着你条脑子总自动冒出些玛丽苏段子。
我这是要变直?(马式懵)

cr:@flipside_dy

堂皇的萱萱真是巨可爱了😭

怎么就哉在了郑在玹手里呢。
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以为我能好好喜欢马克宝,听听歌看看舞台这样就好。

我真是大错特错。

怎么会是萱萱呢???

爱情灵药,那就来看看是谁中奖吧!

先前收录在霍格华兹Paro本的其中一章

有前队友,因为前阵子对9407党累积已久的不满而生出的微鹿勋互动,雷前队友的还请注意。
还有其他篇,但因为是9+3的本子担心不喜欢的人看了不舒服,就只发这篇出来了> <

身为一个地雷妥妥的是灿白勋鹿的人竟然在这篇写了互动,我也是不太知道我在干嘛?



  从魔药学教室走出来的鹿晗一脸得意的拿着课本和一罐魔药,看起来心情异常的好。踏着离开地牢的阶梯,正要往左转时被狠狠的撞了一下。

  有在踢足球的他下盘非常稳固,卻被突如其来的撞击搞的手中的书本和魔药散落地面,对方也因此跌坐到地上。

  『別不长眼啊!』鹿晗生气的说着,因为这一撞搞坏了他的好心情。

  『学长抱歉抱歉!』世勋顾不得自己都还没站起身,就先急急忙忙的捡起属于对方的东西。『我不是故意的,很抱歉……』

  『学长?我可不记得我有认识什么葛莱分多的学弟。』他瞥到了对方猩红色长袍的内里,盯着对方的脸像想起什么。

  『就你是吧?所有人都在传,跟我长得很像的?』鹿晗挑著眉,一脸轻蔑地打量倒在地上的吴世勋。看了看对方有些惊慌的脸,不经意地用鼻子哼出冷笑。

  『嘛,我看大家不是瞎了就是品味都没了。』说完后弯下身拿走世勋帮他捡的课本,也没有扶起对方就这样走离。


  两人的小事故发生在人来人往的走廊,时间又是刚下课人潮最多的时候。虽然因为发生的时间太短没有太多人,但目睹的人还是很多。所以这件事很快就传到葛莱分多吵闹双人组耳中。


  「什!!!么!!!」灿烈生气的拍著桌,自习时间的大嗓门果然马上惹来其他学生的怒瞪「他竟然这样对你说话!!!」

  世勋垮著脸点点头,本来总是意气风发的小脸蛋布满委屈。

  「吼!!蛇院的!!狮子不发威总把我们当病猫了是吧!」灿烈继续扬著低沈的声音替世勋打抱不平,越来越多学生抬起头瞪着他。

  「這口气我咽不下!走!」他连东西都没收就準备要离开,后脑勺被书本厚厚的敲了一下。

  『吵死了!朴灿烈,你当其他人空气?』金钟云教授怒斥,灿烈摸着被打的地方小声喊着痛。

  灿烈终于乖乖坐下,但自己最疼爱的小学弟被欺负他可不能当作没发生!

  盯着羊皮纸发呆了好一阵子,抬起头看看天花板,绞尽脑汁想着该如何替世勋报仇。


  当好搭挡伯贤入座时他迫不及待的拉住对方,附在他耳边悄悄说出自己拟定的作战计划。


  『喔喔喔,这个好。』伯贤兴奋的附和,『可是要去哪里找你说的那个东西?』

  「可以找代购吧?我记得卫氏巫师法宝店有卖?」灿烈提起斜角巷那间很有名的,专门贩售恶作剧商品的商店,「你知道要找谁吗?」

  『你们要买什么啊?』毕竟是事件主角,世勋好奇的问著。

  『就是……』伯贤稍微站起身子凑到世勋耳边。

  『喔!你是说这个吗?』他从口袋掏出一罐粉红色的小瓶子,递向对面的学长。

  「啊!!对!!世勋你身上怎么会有!」灿烈又忍不住拉高音量,果不其然金教授的书本又再次跟他的后脑勺请安。

  『再一次,我他妈就扣你分。』金教授下达最后通牒。

  『今天撞到他的时候他掉下来的,还来不及还给他他就走了。』世勋可惜的说着。

  『好极了好极了,现在就是看谁会做巧克力了。』伯贤笑开了,他似乎已经等不及看到计划成功的样子『我正好想到一个人……』


__


  三个人有些突兀的站在雷文克劳交谊厅的入口,暻秀双手交叉在胸前。


  『我不要。』暻秀只花了一秒钟就快速拒绝对方。『我是不知道你打算要干嘛,但绝对不会是好事。』

  『更何况,擅自进入厨房会被骂。我不想为了你们被骂。』他眼神冷冷的扫过比他还要高大的三人。


  「暻~~~秀~~~拜托啦~~~」灿烈双手合十,迫切的请求著。「不管有什么请求我都可以答应你!求求你!」

  『真的?』暻秀挑起一边的眉,指向伯贤『你叫他三个月都不要来烦我。』

  『诶等等等等,三个月?不行!两个月!』伯贤一发现自己是筹码,马上跳出来讨价还价。

  『两个半月。』

  『两个月一个礼拜!』

  『最少两个月,不能再低了。』暻秀开出了自己的价码。

  『呜呜呜……好吧……为了我们世勋……』伯贤垂头丧气的妥协,两个月见不到暻秀,人生该损失了多少乐趣啊。

  『好。那交给我吧。』暻秀满意的点点头,『后天来找我拿就可以了。』

  『等一下!』伯贤叫住暻秀,从口袋拿出本来属于鹿晗的魔药罐递给他『做完的时候记得要加这个喔!』

  『嗯?』暻秀皱著眉接过,挑高眉毛本来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叹了口气,不打算过问。『好,我会记得的。』

  说完转头往塔楼走回去,进入雷文克劳的交谊厅。


  「认真?你就这么喜欢暻秀?」灿烈在他们三人离开雷文克劳塔时惊讶的问著。

  『唉你不懂。』伯贤摇摇头『暻秀真的很有趣,捉弄他的成就感比谁都高。』

  「会吗?我只觉得他打人很痛……」灿烈嘟著嘴抱怨,看来是亲身体验过。



  灿烈和伯贤花了两天的时间快速编出打算拿来跟鹿晗道歉的Rap歌词,两人在寝室里密集的重复练习,同房间的室友们都快要受不了了。

  连级长崔珉豪也拿他们没办法,这对闹事的最佳搭挡走到哪吵到哪,就算规劝了也不会被理会。

  到了约定要和暻秀拿巧克力的日子,他们一个戴着墨镜一个反戴平板帽,身上还披着一看就知道是假的金项鍊,準时出现在雷文克劳的门口前。


  『......才两天不见就能变更蠢的只有你们了。』暻秀实在不想要因为他们两个被行过久的注目礼,短短的吐槽一句后将巧克力丟给灿烈。『给,我先走了。我可不想让別人知道我认识你们。』

  灿烈兴致勃勃的打开巧克力盒,马上被扑鼻而来的香气迷了心窍,暗暗讚叹的暻秀的好手艺,还没等伯贤反应过来就擅自拿起一颗丟到嘴里。

  『啊!!!』伯贤张大他四方形的嘴巴,阻止他的手势停在半空中。

  灿烈水灵灵的大眼盯着伯贤,不懂他为什么要对自己摆一付「不要玩食物」的脸。

  『你......你还好吗?』伯贤了咽了咽口水担心的问著,如果暻秀真的按照自己吩咐加入爱情灵药,那灿烈现在应该......

  「怎么了?很好啊~」灿烈点点头,语气轻飘飘的「我觉得......心情......变得特別好!我想找暻秀!我想要把他抱起来转!我,我觉得我喜欢暻秀!暻~~~秀~~~!都~~暻~~秀~~!!」

  伯贤急忙遮住灿烈肆无忌惮的嘴,他们现在人可是还站在雷文克劳门口啊!

  一边跟经过他们而侧目的学生道歉,一边把灿烈拉离原地。灿烈足足将近180公分的身高,伯贤可是用了洪荒之力才把他强制带回葛莱分多。

  他突然很庆幸他们为了符合嘻哈concept戴了墨镜,至少这样不会有人认出他们。


  好极了,原计划荡然无存,还捅出个娄子来。


  灿烈坐在寝室的窗边刷著吉他,陷入自己的世界开心的唱著歌。而歌词不外乎就是赞颂暻秀有多可爱,暻秀有多完美。

  『原来笨蛋谈恋爱会连脑子都丟了啊。』锺大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着灿烈嘻嘻笑着『天啊这真是太精采了,天知道他会这样持续多久。』

  『他只吃一颗巧克力而已,依照他的身高体重下去推断......』伯贤可怜的看向他被爱情灵药冲昏头的兄弟『大概不到半天就会消除了吧?』

  『那还是够精彩的,哈哈哈哈哈哈!』锺大高分贝的笑声发射,看着灿烈深情款款的眼神总忍不住爆笑。

  『反正不要让他出去都没有问题。照这个行动派的执行力......』伯贤很瞭解灿烈,他能设想到的最糟状况是——


  『可是他刚刚就已经跑出去啦。』世勋指著早已空无一人的窗边。

  『该死!』伯贤吓的从床上跳起来,『这种事情就要早点说啊!你们都跟我走!』


  原本制定的复仇计划是到史莱哲林的地牢前大声唱Rap,等到鹿晗出现再给他参有爱情魔药的巧克力说是赔罪礼。如果他不收就强制塞几颗逼他吃,二对一胜算很大的。虽然在別人的地盘干这种事是有点危险,但欺负他们院里最受宠的小王子活该被这样对待啊!

  「这是一个充满爱的复仇。」那天灿烈说着,比心,为自己的恶作剧合理化「他不喜欢世勋我们只好让他喜欢上世勋。」


  然而这个曾经的计划对于现在正在走廊奔走的伯贤,锺大,世勋三人而言,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差劲的点子。


  『为什么他不在雷文克劳交谊厅门口啊!他该不会潜进去了吧!』锺大紧张的问著。『他到底要怎么进去啊!』

  『呃,对于一个一天到晚潜入我们寝室的人来说,锺大哥你提出这个问题也是够矛盾的。』世勋默默的吐槽对方。

  『欸,那不同!雷文克劳的逻辑谜语可是很难的!哪像你们讲个口号就进的去了!』锺大噘著嘴反驳。『我上次去找珉锡哥的时候......』

  『那留着下次说!你们看!那是朴灿烈吗!』伯贤慌张的指向不远处红发少年及黑发少年的背影。『你们看那个身高差,旁边应该是暻秀!』

  三人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又要全力冲刺,平常没什么在运动的锺大速度越来越慢,气喘吁吁的想跟上两人。


  『暻秀暻秀!你等下要去哪里!我可以跟你去吗~~』灿烈像只大型犬,手里抱着暻秀的书堆,语气里满满的迷恋『拜托~我想待在暻秀身边~』

  『随你便。』暻秀自顾自的走着,『我要去图书馆。』

  「图书馆吗!好啊!暻秀拿不到的书我可以帮你拿喔!」如果现在灿烈有尾巴,大概是摇得最用力的那种「我的优点就是腿长脸又帅喔!」

  『找死吗?』暻秀不悅的皱眉,用力踢了灿烈的小腿骨『腿长,就你腿长。』

  灿烈因为疼痛哀嚎了一下,但比较起被金教授打的,这个惨叫是愉悅许多的。

  『朴灿烈!!!』伯贤再次庆幸自己优秀的视力,确认是两人后急忙跑上前分开暻秀和灿烈之间的距离。

  『抱歉啊暻秀!』伯贤急急忙忙的道歉,『这个大傻给你添麻烦了,我现在就把他带走。』

  『他该不会吃了巧克力吧。』暻秀神準猜出导致灿烈变成这样的原因,『这个人是看到能吃的就会塞到嘴里吗?』

  『不能吃的也会塞。』世勋悠悠的补充一句。

  「伯贤你要干什么!我不要离开暻秀身边啦!我不要啦!」灿烈惶恐的说着,表情活脱脱就是妈妈不让买玩具的小孩脸「我要陪暻秀去图书馆!暻秀喜欢看书,我要帮他拿很多书!」

  『真是的,你是三岁小孩吗!』不知从何吐槽起灿烈的发言,伯贤无可奈何。

  『就让他去吧。』世勋拍拍伯贤的肩膀,劝著他『趁现在多累积点黑历史,他醒来才会觉得更丟脸啊。』

  『真不块是世勋啊......』锺大感叹的说着。『佩服佩服。』

  『耶嘿。』


  三人最终妥协了灿烈的行为,前提是要在他们的陪同之下。

  灿烈开心的蹦跳回暻秀身边,想要牵起对方的手却被甩开外加狠狠的揍了一拳。


  「暻秀~~~你看你看!这本书里的企鹅跟你长的好像~~」

  『嗯。』

  「暻秀~~你的身上好好闻喔!哇啊!头发好软喔......」

  『你再碰我一次我就揍你。』

  「暻秀会冷吗?我有多带一条围巾喔!」

  『我看起来像需要一条葛莱分多的围巾吗?』

  「暻秀下午上什么课~」

  『不是跟你同一堂就对了。』

  「暻秀的手跟我比起来差好多喔!小小的真可爱!」

  『我有没有说过,你再碰我一次我就怎样?』

  「对不起啦暻秀~不然我的头让你摸?你摸摸我的头嘛~~」

  『......』

  「啊!搓太大力了!头发要乱啦啊啊啊!」



  『真是太奇怪了。』伯贤跟在两人后方快要半天的时间,越跟越是疑惑『暻秀感觉没有很讨厌灿烈耶,连无聊的问题都愿意回答他。』

  『那是因为暻秀人很好啊。』锺大理所当然的说,『顺带一提,我再怎么捉弄他他也不会生气喔!』

  『那为什么只对我这么无情!!』伯贤大声喊冤。『我人也很好啊!』

  『不予置评你人很好的部分。』锺大淡淡的回应。

  『欸欸欸,你们看。』世勋用手肘推推对话的两人,指向前方的两人『劲爆的来了!』说完就拿起藏在兜内的相机兴奋的按下录影。


  眼看灿烈好像突然静了下来,垂著头对着暻秀好像说了什么。

  暻秀先是瞪大双眼后首次露出有些抱歉的眼神,一张一合的嘴型好像在说抱歉。

  这个突发的状况剧实在太吊八卦三人组的胃口,就算想更靠近听也没有办法。

  接着灿烈又像问了什么,暻秀犹豫了一会后点了点头。

  得到允许的灿烈微微弯下身,两只手轻轻放在暻秀的肩上,将脸凑近对方——


  『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锺大发出少女般的惊呼,不停拍著身旁的伯贤。

  『我不知道啊啊啊!要不要阻止但是好想继续看下去啊啊啊!!!』伯贤同样紧张的说着,两个人像女高中生小小声尖叫。

  『你们不要吵!都录进去了!』八卦组忙内也是拍打着伯贤的手臂,抒发自己紧张的心情。


  灿烈轻轻的在对方额头吻了一下,暻秀因为感受到陌生的柔软触感而瞇起眼睛。


  空气好像静止了一般,三人组也是屏住了呼吸目睹这一切。


  『我就说吧,行动派是很可怕的。』伯贤用气声说着。




  当天的后续是灿烈在快速飙到Kiss的进展后,药效就在同时退了。

  意识到自己今天都做了些什么,灿烈的耳朵很快的红了起来,接着是脸,双手,全身上下都像发烧般开始发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灿烈低沈的山洞嗓音在走廊上回荡,明明是亲人的人却比被亲的还激动,摀著脸像个少女般跑走了。留下一脸困惑,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暻秀。




  本次中奖名单:朴灿烈,葛莱分多。

  受害者:都暻秀,雷文克劳。





  至於为什么鹿晗身上会有爱情灵药,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BaekChen-耳朵痛

  兴冲冲的拆开刚买的潜艇堡,他张大了嘴巴想一口气咬下,却在此时被左耳传来的剧痛给硬生生打断了。 好痛,从昨天开始耳道好像是发炎了一样又肿又痛,就连洗头时都小心翼翼的不让水流入耳内。深怕是耳膜出了问题,他战战兢兢的想保护他发疼的宝贝耳朵。


  『......你在干嘛?』踏入客厅后看到极度荒谬的画面,金锺大忍住想笑的冲动,说不定也根本没忍,带点讪笑询问扶著耳朵,泪水积在眼框正在咀嚼的边伯贤。

 
  「囧呜呆...五熬冻呀......」嘴里塞满东西和坚硬的面包,越发剧痛的左耳嗡嗡作响,他委屈巴巴的股著双颊,像小狗一样可怜的双眼闪闪发亮着。


『痛?你怎么了?』收起笑容,金锺大换上忧心忡忡语气,眼神也堆满慌乱,马上坐到边伯贤身边。

 

 「五不积道......」边说话边咀嚼,疼痛好像又加剧,克难地吞下后擦了擦眼泪,显然是没学会教训,準备再咬下一口。

 

 『痛还吃!拿来!』金锺大看着眼前的恋人像小孩一样的举动又好气又好笑,强行没收只吃一口的潜艇堡,也没问对方就自动自发的咬了一口。


  「啊...锺大......可是我好饿啊......」心痛地看着才刚买的晚餐被假装关心自己的强盗夺走,心差点就比耳朵还痛。「你不能这么不讲理,呜呜。」


  耳朵深处像是有心跳鼓动着,抽蓄著不知哪根神经,让边伯贤只好闭上嘴,像是又要哭了一样用他好看的手摀住耳朵。


  『伯贤啊,你还没告诉我哪里痛呀。』金锺大揉了揉边伯贤的软软的头顶。

  「心,心特別痛。」像初丁般噘嘴,幼稚的告发眼前的黄鼠狼。

  『好啦好啦,我们伯贤乖乖的,告诉我哪里痛啊?』继续安抚他的情绪,当然也没有停止吃手中的潜艇堡,嚼嚼。

  「耳朵,我的耳朵好痛。」再也无法抑制泪水,边伯贤继续按著耳朵仿佛这样就有效,把双脚伸到沙发上卷曲成一团。

  『唉真可怜,伯贤啊,听话乖,嘴巴张开,我帮你看看。』金锺大说着,又咬了一小口手中的赃物。

  「......」无可奈何的照办,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午餐被这只淘气的猫给吃掉,还要张开嘴巴给他看。


  不对,为什么是张开嘴巴,我明明就说是耳朵痛吧?

  

  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金锺大的眼睫毛近的像贴在自己脸上,连他身上干净的肥皂味的都沁进他的毛细孔里,感受到特別温柔的鼻息后,嘴里被他送进了一口食物。

  

『別咬,直接吞下去。』他细声提醒到,又再次凑近了身子把刚刚沾上嘴唇渣渣舔拭干净。敏感的五官被金锺大柔软的舌头舔过,他抿了抿嘴,有些口干舌燥了起来。


  『你啊,这是颞颚关节发炎,我妈妈之前也是这样。 』他说着说着又咬了一口,凑近边伯贤想再餵他,对方这次却往后退。排斥的举动让金锺大有些不悅的瞇了瞇眼,作罢吞下口中的食物『 你这个要多热敷跟休息,別一次吃太多东西。大笑跟讲话也不行,正好治治你这爱说话的毛病。』

  『还有还有,別吃太硬的东西。你买这什么啊,硬死了,又要张大嘴,不发作才怪!』


  像个医生唠唠叨叨了好一阵子就为了掩饰发红的耳根子,边伯贤从恋人如此主动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后,明显看见了他发烫的双耳和脸颊。


  什么嘛,装大胆,他就奇怪他的金锺大什么时候这么主动了。


  他掩住上扬的嘴角,想起来刚刚接受到的忠告后,鬼鬼祟祟的凑近金锺大的耳边。


  「锺大呀。」他轻声说着,低沈酥软的气音惹得金锺大起了身鸡皮疙瘩。



   「换我下面好疼啊,你能给我治治吗?」





End。


  

  


  虎哥的生日贺文还在产,突然想到的梗随意打了一下。

  非常喜欢白橙两人时软时酥的互动,澄清一下,我是All橙的,并不是刻意写成橙白,一切都是意外。

  还有,我耳朵真的好痛好痛......

  


测试发文,一直被Lof挡发文简直要气晕。
倩娃游记

鹿包-Wish Tree

他第一次帮你庆生,是你们都还是练习生时。

也不知道他哪来的主意买了一个面包在上面插了根蜡烛,信誓旦旦的告诉你以后会请你吃更好更豪华更大的生日蛋糕,这次就先将就著吧。练习生嘛,资金有限。

「你是傻子啊?」你似笑非笑的轻捶了他的手臂,「这哪是蛋糕啊?差太多了吧?」

他说,反正都摆在同一间店里卖的嘛,你也喜欢吃面包啊。

他笑着将面包凑近你,催促你快点许愿。

「好啦......」你无可奈何的双手交叉,乖乖闭上眼睛。

你说你的第一个愿望是可以赶快出道。

接着你说你的第二个愿望是可以顺利瘦下来。

最后一个愿望你默默地许在心里,然后吹熄了蜡烛。

生日快乐,他笑瞇了眼说,把插著蜡烛那边的面包掰给你。

他第二次帮你庆生,是你们确定要出道之前。

他这次準备的生日蛋糕是你们常吃的那间炒年糕,他这次辩解说,生日吃点咸的也不错,反正都是碳水化合物嘛。

你不禁佩服起对方的机灵,任他胡诌了好一阵子后让他再次为了你唱生日快乐歌。

「好不容易瘦下来了,这个热量太高了啊。」你嘟哝著。

他面露歉意,双手合十跟你保证明年会改进。

你对着插在年糕上的蜡烛许了第一个愿,你希望即将到来的出道可以顺顺利利。

你又许了第二个愿,希望自己可以成为更优秀的人。

第三个愿望依然许在心里,吹熄了蜡烛后,他热烈的为你鼓掌。

生日快乐呀,他笑咧了嘴,拿起插著蜡烛的那块年糕,往你嘴里送去。

他第三次帮你庆生,终于买了个小小的杯子蛋糕。

「怎么比前两年还缩水啊?」你笑着调侃他,却换来愤恨不平的抗议。

这蛋糕可比面包贵啊!去年你不是说热量太高吗,想说你瘦身有成帮你保持嘛。

你知道你是辩不过对方的,只好笑着说了几声知道了知道了,笑着闭上眼许愿。

你今年第一个愿望是希望团员们身体都健健康康,不要生病。

第二个愿望是希望自己唱歌的Part可以变多一点点。

第三个愿望依旧许在心里,他今年终于忍不住问你到底许了什么。

「每年都是一样的,这样持续的许才会实现啊。」你神气的回答他,「说出来就不能成真了,怎么能说啊!」

说的也对,生日快乐啊,哈哈。他拔下蛋糕上的蜡烛,先咬了一大口后才嘻皮笑脸的塞给你。

他第四次帮你庆生,总算买了一个大一点蛋糕,还跟其他成员有模有样的搞了一个生日Party。

在打开宿舍门的那一刻,迎来的拉炮吓了你一大跳,视线越过在空中飘散的彩带,你第一个看到的是端着大大蛋糕的他。

那眼神中闪烁著的骄傲像在跟你炫耀,他也是买得起10寸蛋糕的男人了。

在一阵慌乱中你被不知道哪个弟弟戴上了生日帽,推推挤挤的到了沙发上,他笑盈盈坐在正对你的位子。

在成员的催促下你大声的说出了自己第一个和第二个愿望。

「希望大家身体都健健康康,不要生病。」

「希望EXO可以成为宇宙第一个没有人能取代的团体,EXO,相爱吧!」

闭上双眼你笑的很开心,你想这可能是你这辈子最开心的一次生日了。

最后一个愿望你许完后吹熄了蜡烛,大家热烈地拍著手替你庆生。

不管谁起哄你都没有说出第三个愿望,连他你都不说。

怎么样啊?他说,语气得瑟的不得了,我这派对办的还不错吧?

「你知道就算这样,我还是不会跟你说我的第三个愿望吧?」

我知道啦,生日快乐啊,亲爱的Xiumin。他沾了一点奶油抹到你脸上,咯咯笑着。

他第五次帮你庆生,打了一通电话。

他跟你道歉没办法亲自为你庆生,明明往年都是一起过的。

「总要习惯的。」你平静地说着,果然换来对方愧疚的一阵沈默。

对不起啊,珉锡。

「別老道歉。」因为也没办法解决任何事。

那我帮你吹蜡烛吧,珉锡。好像也只能喂你做这件事了。

呼!你听到耳边传来对方浮夸的吹气声,嘴角还是不争气的上扬了,你就是没有办法对他生太久的闷气。

这一年你许了希望回归顺利,成员受伤可以赶快好。

和那个依然沈默的第三个愿望。

生日快乐,珉锡。

他说,真希望能在你身边。

这是他第六次帮你庆生。

他亲自出现了在宿舍门口,手上提著面包,年糕和蛋糕。而你不知所措地哭了

他紧张的想把你湿漉漉的脸颊给擦干,你却因为感受到了他久违的体温,无法克制哭得越发激烈。

『生日快乐,我的珉锡。』他好看的月牙眼温柔的直盯着你,『我来晚了,对不起。』

「你再给我道歉一次我真的会揍你。」你因为哭泣而有些沙哑的嗓子起不了一点威胁作用。

 

这一年你许了希望小分队五月的日本出道能顺利,和成员们都能够健健康康。

他说你总是这么笨,总把愿望留给別人,愿望就是要自私一点不是吗?

「才没有,我最后一个愿望每次都是留给我自己的。」

你说,你这几年那最后一个愿望都有实现。

所以你会一直许一直许,一直到你的幸运都用完的那天。



你没有说,第三个愿望是你希望鹿晗明年也可以对你说声,生日快乐。

END

可恥的迟到了,我们最可爱最棒的金珉锡生日快乐。

你已离去30题/06.手心裡剩下的温度

前年深陷在钢鍊裡时为自己最喜欢的CP写的小東西。有剧情雷,请看完钢鍊再阅读。

把以前写的东西放上来还是有些害羞的哈哈哈,但我可以为了增加一个古利麟TAG牺牲我自己的(握拳)

__

人类的正常体温平均在36~37°C 。

人类在一分钟内正常的心跳是72下。

那麽炭的温度呢?

炭也会有心跳吗?

有的,即使只是人造人的存在,我在那傢伙的体内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与对方意识同时击出的节奏声。

咚咚,咚咚。

意外和谐,令人安心的灵魂共鸣。

会被吞噬也好,保持原样也好。

两个人共用一个身体越久,思考不约而同的也更加接近。

『啧,虽然不是世界之王,但是清国的王也还是不错的吧!』当我听到对方的嘴巴彆扭的说出这句话时,恍惚的愣了一下,甚至差点忘记自己的身体还有另一个人存在的这件事。『一起奋战吧!伙伴!』

「就是这样!!」我嘶喊出了内心的狂喜,手紧紧抓着对方的灵体,指甲彷佛都要掐进肉裡渗出血来了。「我当上皇帝后可是要有你在身边啊!古利德!」

咚咚。

从体中逝去的,硬生生被夺走的伙伴。

体内少了一个人,留在原地的只剩下空荡荡的,

我。

只能跟往常一样无能为力,看着生命中重要的人离自己远去。

兰芳断臂时,老爷子断气时,古利德断开两人之间的羁绊时。

无能懦弱的我,只是反复的看着身边的人为我牺牲,却无力去挽回任何事。

这算什麽一国之主啊。

说什麽炭的温度啊。

手心裡剩下的温度,再怎麽反复握紧,张开。

终究还是只有「姚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