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砖头

我什么都不会,只会爱你。
想溺死在你温柔的眼神里。

茶蛋9/鹿包
郑在玹/NCT
SHINee-SHINee

期许自己成为引玉的那块砖

Good Thing Pt.2

3.

  

  周日当天。


  他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要答应中本悠太,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还真的站在电影院门口等他。滑开手机查看时间,距离开演只剩下不到10分钟,他再度探头想寻找对方的身影。


  其实他一点都不在意对方会不会出现,他更在意的是中本悠太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你还真的来啊?』中本悠太讶异的看着眼前左顾右盼的郑在玹,他还以为他会被放鸽子。

  「你也真的来啊?」郑在玹同样也惊讶的瞪大眼,还看见了对方手上的饮料和爆米花,当然只有一人份。

  『我是真的想看这部电影,当然会出现。』他水灵灵的大眼翻了一圈,『没关系啊,你出现也好,有些事情也想找你说清楚。』

  「我想也是。」郑在玹瞇起了双眼,那是个温和又带点冷冽的眼神。

  『你不买吃的吗?我没有要分你的打算。』中本悠太无视了那道视线,笑了起来,径自往剪票口大步迈去,后方的小学弟则急忙赶上对方。

  

  郑在玹今天穿的相当轻便,大概是比例姣好的关系,普通的黑色长裤和稍微oversize的V领T恤在他身上也相当好看,导致中本悠太越看是越火大,他讨厌帅哥,尤其是年纪比他小,还长得比他好看的。

  两人别扭的递票给剪票人员后,光是听到比邻的座位号码就尴尬到手指卷曲。中本悠太甚至垂著头不想让人认出他来,坐到松软的椅上时紧绷的神经才稍微好一些。


  「你不是有想跟我说的事情?」萤幕开始播放广告,所幸厅院里并没有很多人,他将眼神固定在前方询问对方。

  『嗯,我委婉地说,放弃泰容吧。』中本悠太说完抓起两三颗爆米花塞进嘴里。

  「.......你的委婉还真特別啊,中本学长。」差点就想转头瞪他了,但他的好修养还是阻止了他。

  『我是为你好。』

  「为我好?为你好吧?怎么看都是你想要少我这个竞争对手吧。」不悅已经冲到嘴前了,说词开始有些激动起来。

  『不是。』他挑了挑眉,可终于看到这小子反驳他了,老是毕恭毕敬的看了真的很不爽。

  中本悠太停顿了一会儿,看向郑在玹本来想说些什么,最后选择了抓起爆米花塞到口中『时候到了你就会知道。』


  电影开始放映,两个人都乖乖闭上嘴进到电影剧情里。


  电影结束后中本悠太急不可耐的站起身子想离开,却发现郑在玹还坐在位子上一动也不动。厅院的灯光撒在他们身上,也映出他闪闪发亮的脸颊。

  

不是吧?

  

  『你是哭了吗......?』

  「嗯?嗯。」郑在玹慢吞吞的擦干脸上的泪痕,吸了吸鼻子。他的皮肤特別白,一哭起来泛红就会很明显,看起来好不可怜。

  天了噜,一个大男孩看音乐爱情电影看到哭,活久见了。


  他翻了翻口袋,不耐烦的递出刚刚买套餐时附赠的纸巾,丟到他腿上。

 『脏死了,用这个擦。』他嫌弃的说。『走了啦,边走边擦。』



4.


  自从那天后他们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

  

  看完电影之后两人去了旁边的电动游乐场玩了几局枪战游戏,结束后郑在玹说他饿了,他们便一起吃了午餐,还意外得知郑在玹了非常会吃这件事。

   吃饭过程也没有聊什么天,两人都是低头静静吃着自己的东西,抬头看看餐馆里的电视,明明没什么动态也滑滑手机。吃完饭后连道別的说词也没有提,就是简单的我走了。


  嗯,掰。


  没有太多对话,可能郑在玹也知道自己多说多错,中本悠太也很满意这样的相处模式。


  他想问郑在玹,反正他这么聪明,他一定知道他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情敌?朋友?同病相怜的盟友?


  一星期后的体育课,他们再次在休息区碰上了,这次没有李泰容,代表他们是时候可以好好谈谈了。

  「喂。」他随意喊了对方一声,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就朝他丟了瓶运动饮料。郑在玹从容的接下,看了一眼手中显然是刚从贩卖机滚出来的饮料,有些错愕的看向中本悠太。

  「你想自己发现还是我跟你说?」而这个唐突的学长像是嫌自己还不够奇怪,拋了句问句给还在疑惑怎么突然对他这么好的郑在玹。

  『你是指......?』没头没脑说些什么啊,这学长的思维怎么不是太直就是太快。就不能柔软一点吗?

  「我要你放弃泰容的原因。你要自己发现还是我跟你说?」

  『不就是你因为你也喜欢泰容学长吗。』他挑了挑眉,说出早已有底的答案。

  「不是。我没有那么幼稚。」

  『......』他这下不知道要从哪开始吐槽,是对他挑衅的行为,还是有意无意散发出的敌意?

  「我,」中本悠太像那天在电影院那样,吞吞吐吐,「我不希望看到你受伤。」

  『哈哈。』郑在玹发自内心笑了一声,是道有点可爱的低音,『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会担心我了?』

  「看完电影后。」中本悠太堂堂正正地回答,没有掩饰心思的意思。「你也不是多差劲啦。而且,」他歪头想了想,再度掛上有点小得瑟的笑容「你哭起来很可爱,我还满喜欢的。」

   『你,你有毛病吧。』郑在玹笃定的说着,看着眼前可能是中暑才称赞他的学长。

  「是有点。」中本悠太开心地笑了起来,对方剧烈晃动的眼神实在也莫名可爱。「喔?知道吗?我改变心意了,等你自己发现吧。」

  「你有我电话的,你伤心难过那天再打电话给我吧。」他走近郑在玹,虽然矮了对方一小截也丝毫不阻碍他的举止。


  他轻挑起郑在玹溼透的衣领,微微将对方的脸往下拉到自己唇边,附在耳旁轻声说着。


  

「欧巴可以安慰你。」



   带点热气的风抚过他们,他们可以清楚的闻得到彼此的汗味,和一点止汗剂的香味。又因为如此近的距离,让两人的体味混在一起,蹦出了令人更加害臊的气味。

  这样的距离,耳边的挑逗,让郑在玹忍不住红了脸,僵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不知道的是,这不会是他最后一次闻到这股味道。


180124

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我怎麼夢都是你。
哭到睡著,睡了又哭醒。

無止盡的悲傷,大概是只要意識到金鐘鉉不在了這件事我就難受到喘不過氣。

我該怎麼辦啊。

腦子裡都是你。

我還夢到成員們一起照顧你媽媽的樣子。

只是那幅畫怎麼看你都確實是不在了。

我該怎麼接受,我該怎麼學會。

好像連去愛的能力都要沒有了。




2017/7/12 隨筆 抓感覺的貂攻

  這不是第一次,道英和他明顯發光的手機螢幕窩在被窩裡。

  興起了想惡作劇的念頭東赫本來打算來個突襲錄影讓對方難堪,卻在計劃進行到一半時被打開門的在玹打斷。

「別吧,給道英哥點空間。」溫和的語氣卻不保留一點讓東赫反駁的空間。東赫只好自討沒趣的抓抓鼻頭嘴上嚷嚷著,那我去找馬克哥玩好了,乒乒乓乓的跑出房間。

  在玹反手關上他們的宿舍房門,順手鎖了起來,他知道接下來的對相處需要足夠的空間。

  坐到道英的床尾,他猶豫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選擇慢慢的拉下他的被頭。

  那是雙通紅的兔子眼和有些溼潤的臉頰,咬著自己的衣服像是在克制自己發出聲響,細看螢幕上亮著的是各式評論,道英金道英,金東營。

  「哥。」他看著倔強的不得了的DY,已經到這種地步了還是不發出一點啜泣聲。

  這不是第一次了,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嚴重懷疑是不是被泰容傳染的怪習慣。    強迫症一樣的,一有空閒就會搜尋自己的名字檢視自己有沒有不得體的發言或表現。
  在大阪拍攝的團綜開播期間道英幾乎都提心吊膽,有時過多的行程讓他會暫時把那些忘卻,但只要一安靜下來他就會開始的不停搜尋自己,像是非得把所有跟他有關的內容都看一遍才甘願似的。

   他佩服這麼勇敢的他,同時也心疼這麼傻氣的他。

  「哥不需要討好所有的人,虧你還是N奈奈的忠實聽眾呢。」他打趣地說著,拉開被子,沒有經過允許就躺到對方身旁,正對上對方堂皇的臉「哥,別多想了,好不好?」
  善用他好看的臉蛋和軟軟的語氣撒著嬌,他輕輕梳順對方有些凌亂的前髮。

  道英嘆了口氣,敷衍了的嗯了一聲順手把對方擁入懷中,一手還揉著在玹柔軟的頭髮。

  「在玹啊,」他開口,語氣有點顫抖,應該是尚未從情緒中完全抽離「哥做的好嗎?」

  「好極了。」在玹回抱正脆弱的哥哥,安撫的拍拍背,「我們都很棒。」

  當他特別需要擁抱又說不出口時,總會以這樣的方式來暗示在玹,在玹也很體諒道英不肯示弱這點。
 
如果需要的話,你只要一個眼神我都會過來擁抱你的。在玹曾經這麼對他說過。

  他很喜歡這樣只屬於兩人之間的語言。

在玹x閏伍 段子

郑在玹压在郑闰伍身上,不让他有一丝反驳的机会。手指温柔的穿过闰伍的发丝,他爱透了这奇特的触感,连在抓自己头发时也特別喜欢,所以他知道身下的闰伍一定也会喜欢的。

  在玹微微弯下身,喝醉般的眼神涣散迷茫,过长的浏海将视线稍微遮盖起来,像是在舞台上的他,看起来非常危险。

  『闰伍啊,闰伍。』他在闰伍颈边细声的唤著,也像是在喃喃自语。说话时断断续续的气音给闰伍瘙痒,让闰伍想起今天早上在玹吻在他颈背上的那几个吻,撩不到痒处,只是更加难耐。

   在玹轻轻捧起闰伍的脸,像是在看什么艺术品一样细细端详,并无意识的开始啃咬自己的下唇,闰伍知道那是他在思考时会跑出的习惯。

  
  「你想要什么?」


  他明明知道的,他还是问了。刚问出口的剎那就看到在玹双眼闪过的那道狡猾。他明明知道的,这一切都是邀请的仪式,都是为了诱导他说出这句话,郑在玹就是想让他自己说出口,让他在事后陷入后悔的漩涡。


  毕竟他们之间,每天都在做出后悔的事,却心甘情愿的重蹈覆辙。

  人是不会记取教训的,闰伍眼睁睁地看着在玹凑近自己,同样触感的双唇覆上自己的,嚐起来总是有蜜的味道,就是这个味道让他一次比一次摔得更重。

 

  在玹抓住身上背心的衣摆,反手由下往上脱,露出了好看的身体。随意将衣物丟到脚边。他抓起闰伍的手引导他贴上自己的腹肌,并渐渐往上移,肋骨,左胸,胸口,脖子,下巴,嘴唇,嘴里。


  『我想要你。』郑在玹轻轻咬著郑闰伍的拇指,暧昧的笑着。





某天精虫充脑就写了 我好想看萱萱水仙向啊........


容我占个TAG
我 大 白 橙 白 头 谐 老
这次两人真的太太太相配了 不多说了 我再吸一下叩叩趴

Good Thing

  关系有点小混乱,总之是玹->容<-悠,但是容喜欢的是泰一。一个找情敌互舔伤口的小短篇。

  我只是想写他们打砲(耿直)悠玹这么好吃大家不来一发吗?

  估計下一章就會開車了,壯哉我大萱受(北極)有95賴,有玹容,還有出現一句話的囧疼。

 

1.


  那是和以往没有两样的六月午后,炎热的天气惹人上火,除非打开空调才能让那股凉气从毛细孔沁入身体及大脑里。

  郑在玹觉得他实在需要一杯冷饮,装满冰块,会冻伤脑子的那种。就算在运动后马上喝下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是,嘿,美好的点子总是有些愚蠢的嘛。

  他踏着小碎步跑向树阴下乘凉,这种只要踏出室内就会被烤干的气温实在折腾人,就连在体育课前特地装的整壺冰水也早化成瓶身上的水珠,水温则是一点冰凉的感觉都没有了。

  
还是要补充水分的,他没有抱怨太多,转开瓶口仰头饮下。


  闭起因为阳光而发酸的双眼,此时球场上的声音遥远的像另一个世界传过来的一样。


  『哇,在玹,你也上体育课啊?』


 耳旁传来熟悉的嗓音,他睁开眼,一阵风正好拂来,湿透的前额顿时清凉许多。而眼前好看的人发丝也随风而起,大概是心理作用,周围的空气似乎也跟著清新起来。


  「好巧,没想到泰容学长也是。」他努力克制过份上扬的嘴角,导致嘴角有点抽蓄。


    他说谎,他是清楚李泰容的课表的。


  『老天,这种天气上体育课真的很不舒服耶!』李泰容勾起衣领口搧了搧,汗水和衣服黏在一起实在不舒服,特別是他这么爱干净的人,最受不了这种湿热的感觉。脸上是委屈巴巴的在跟同为夏日受害者的学弟正经地抱怨。

  郑在玹眼神无意识的飘到他好看的手指和若隐若现的胸前。他仅仅停留了一秒钟就甩头振作自己的精神,天啊郑在玹,你他妈冷静点。


  他不知道他现在这么燥热是因为天气亦或是李泰容,但不管是哪个,都让他崩溃的想离开现场。正当他好不容易想好了借口要跑回球场上时,有人叫了李泰容的名字,而声音的主人直接从背后搂上明显受惊的李泰容。


  『泰容啊~我好热啊!你借我抱抱,你体温比我低。』

  『呀!说什么鬼话啊,臭死了走开啦!』

  『偏不~你怎么这么无情呢,明明以前都跟我黏在一起的!』

  『你记忆是哪里出差错了,撞到吗!』


  光只是声音就能给周遭带来阳光,和李泰容有说有笑的,郑在玹羨慕地看向那个身影。

  真好,能跟泰容学长也这么自然的相处就好了,只有自己畏畏缩缩的好搞笑,明明就可以先从朋友开始的。


  『哇,这位不是赫赫有名的郑在玹学弟吗?原来你们认识啊!』中本悠太瞪大眼看向快把眼睛贴到他们身上的小学弟身上,像是发现了什么嘴笑的更开了。


  「嗯,我跟泰容学长在舞蹈社发表会时认识的。」郑在玹再次努力撑起他平常最常用的笑容,即便他现在只想走上前把这个口香糖学长从李泰容身上分开。


  『这~~样啊~』他依然巴在可怜的李泰容身上,即便李泰容甩著身体要他放开自己却换来对方更紧的搂抱。

 『那,很高兴认识你,我先带我们家前锋大人回场上啦~』


  「嗯,学长慢走。」


  在那个人推推挤挤下,李泰容留下一个抱歉的眼神给郑在玹,一句道別都没说就又被推回场上。那个有点烦人的学长在离去前也给郑在玹留了个扬扬得意的眼神,似炫耀又似挑衅,嘲讽的笑活脱脱是只狡猾的猫。


   那张嘴无声的说:太明显了。

  

  郑在玹垮下嘴角,看向球场上两人并肩,特別刺眼的身影。



  该死。



2.



  他相信他们之间哪天一定会从朋友昇华的。


  从转学过来的那天老师指派李泰容负责照顾自己后,他们就是形影不离的好友。偶尔会加上学生会的徐英浩,三个人只要有分组活动,校外参访,甚至中午的午餐时间都是像女孩子一样叽叽喳喳的。

  他有想过徐英浩说不定也喜欢李泰容,三人里年纪最大的正是他,李泰容总在有意无意间向对方撒娇。吃醋对象是好朋友实在是很蠢的一件事,本来打算想跟他摊牌,一直到他看到徐英浩跟舞蹈班的泰国小王子说话时眼中的星星,他才放下心来。

  

  现在在他们班门口外探头探脑的那个学弟,才是最大的问题。


  他不悅的站起身子,试着用看起来最不耐烦的走姿走向门口。


  「他不在。」连问都没问,他撇了一眼郑在玹手上的电影票就知道对方想干嘛。

  『好,那我下节课再来。』眼前的学弟有礼的接下了对方直球,即便那是逐客令。

  「下节课也不在。」还要再看到这张脸他就不爽,竟然还敢说要再来?「下下节课也不在,只要是见你,都不在。」

  『......』看起来是有点被吓到了,郑在玹有些憋屈的抿起嘴,正準备要说些什么时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直勾勾地看向中本悠太的正后方。

   『哇,是在玹耶,早。』李泰容懒洋洋的向对方打招呼,乱糟糟的头发和还睁不太开的眼睛一看就知道刚睡醒。

  『原来泰容学长在啊?刚刚中本学长还跟我说你不在呢。』笑盈盈地打招呼,甚至在暗中给正对他干瞪眼的中本悠太补一刀。


  「喔,悠太他常常这样啦。因为我一下课就,睡着了」说到这里他打了个哈欠,「所以他都会帮我挡人。」

  『这样啊,中本学长人真好呢。』

  「我只对泰容好。」中本悠太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后立刻垮回面无表情。

 

   『所以你是来找我的吗?有什么事吗?』他趴上山男人特別宽的肩膀,歪著头询问。

  李泰容连刚睡醒的都很好看。尚未完全睁开的双眼看上去比平常还要性感,稍微肿胀的双唇也红的让人垂涎欲滴,偏白的肤色也有些红润,特別好看。

  郑在玹有点看呆了,他大概永远不会习惯李泰容的美貌吧,好像一直看着也不会腻。就这样呆滞了好一会儿才冒失的递出手中的电影票券。

  「我多了一张电影票券,想问问泰容学长不知道对周日上映的那出电影有没有兴趣?」

  中本悠太差点就翻了个白眼,这是什么老套的约会借口,又是从哪来得来这个点子的,该不会是问他奶奶的吧?

  『啊......礼拜日啊......』李泰容停顿了一会儿,看起来有些错愕,露出抱歉的神情。『抱歉了在玹,我礼拜日有约了,有家庭聚餐。』

  『天啊这样你会不会没人陪你去看...恩...』他左顾右盼了一会儿,他依稀记得徐英浩也认识郑在玹,让他陪他去看好像也不错。

  『没关系啊,这电影票期限到明年,我们之后再找时间约。』

  『喔!也是可以啊!暑假好像有一部续集电影要上映,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第一集,悠太有你记得吗...就是上次第一集我们一起去看有机器人的那部......』

  「事实上,」中本悠太快速从郑在玹手中夺走那张电影票,转头向他心上人笑嘻嘻的说着,「我最近有很想看的电影,正愁著没人陪我去看。这张先给我好了,我们之后再跟在玹一起去看你想看的那部?」

  

对于这个发展郑在玹是万万没有预料到的。他知道中本悠太的占有慾强,但没想到会强到横刀夺爱,哗,respect。


  『喔!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个科幻电影吗!漫画改编的!』李泰容眼睛闪闪发亮的说着,『可是我也想看啦!好奸诈喔!一起看嘛!』

  「我先帮你测雷啊!不好看你就別浪费钱了是不。反正我是不管好不好看都想看的,所以我没有损失。」

  『我都不知道你跟在玹这么熟耶,你们一起看电影...可以吗?』

   『不可...嗷呜。』 「有什么好不可以的。」忍不住想拒绝却被眼明手快的悠太踩了脚,惹的他闷哼了一声。

   『好吧......那你们先帮我看好了。』都怪中本悠太太瞭解李泰容,他知道李泰容非常不喜欢花冤枉钱进到电影院看一部他不喜欢的电影。甚至有一次他们一起去看了悠太非常想看的动画剧场版,换来的是在电影院呼呼大睡的李泰容。

  上课钟声刚好在讨论结束之际打响,匆匆的道別后李泰容给了中本悠太郑在玹的电话号码,方便他们先联络好彼此。


  

  郑在玹一直到放学才打开手机,迎面而来就是中本悠太一封令人火大的简讯,把他弄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哈,才不会让你得逞呢,笨~蛋~(◉3◉) 」


星期日下午会到你家门口卖樱桃的那个小伙子染了新髮色。你笑话他,这个紫色倒比较像推销葡萄的。
『要买就买,不买废话还这麽多。』你看他明显翻了白眼,从手肘上勾着的篮子翻找着商品。

「不过这个髮色很适合你,很好看啦。」

他停顿了一下动作后,支支吾吾的碎唸了你几句少贫嘴,掏钱实际。被帽子遮住的脸看不出有什麽情绪的波动。

但红透的双耳倒是和手中递给你的那罐樱桃十分相似。

____

看着你条脑子总自动冒出些玛丽苏段子。
我这是要变直?(马式懵)

cr:@flipside_dy

堂皇的萱萱真是巨可爱了😭

怎么就哉在了郑在玹手里呢。
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以为我能好好喜欢马克宝,听听歌看看舞台这样就好。

我真是大错特错。

怎么会是萱萱呢???